校园点滴

紫荆花开,悦动京城

2020 年 12 月 28 日

至我亲爱的老师和同学们,庚子鼠年末,紫荆花盛开。

我把王羲之的问候,送与你:“快雪时晴,佳。想安善。” 

唯愿静默无言,相处也暖。素面相见,以心相交! 

有人说:“一生中我们会与八万人相遇,不要在乎失去了谁,要学会珍惜留下了谁。”人生在世,熙来攘往,能让我们留恋的,无非是这世间的美和遇见的人。从相逢的那一刻,便是你我之间的修行。

 

苏东坡与张怀民,同在黄州,互为挚友,在一个月光如水的夜,苏轼看到外面月色姣好,便出门散步。独行无趣,便到承天寺找张怀民同游。果然,张怀民也失眠了。于是,两人干脆信步闲走,观庭中的竹柏光影,看寒枝上的明月。

其实人生何尝不是如此,商海沉浮,熙熙攘攘,利来利往,有苦闷,有失意。 

回忆起两年前入学HKU EMBA的面试,被问到:为什么希望来参加这个项目?今天答案变得更加清晰:能够在闲适的情趣下,去换一种角度想问题,去结识一些志同道合的人,保持乐观,保持不屈。 

静默无言,却是最好的理解。

曾忆儿时上学时,父母必在房间的窗口目送。走出胡同两个拐,再回头一看,父母还在望着,心也安了,这才继续向前。 

而今毕业之际,即使深知,前路漫漫,师长再也不能相望相伴。但有那一刻的静默凝望,已有足够的勇气,走向更远的远方。

 

 

大道至简,繁因人心。

有句话说的是:“浅水喧哗,深水静默。”大美无言,不过一颗素心。唯愿,无言中生活如水,素面中欢喜自生。 

 喜迎600年故宫,惜别800天同学,再起征程。 

二零二零年只剩最后的一个月。有人叹息:不安分的一年终于要过去了。新冠疫情,网课,封锁,二零二零年似乎灰犀牛事件频出,注定是一个不安的一年。 

高人却说:“把十二月排在年末,似乎是为了给一年,写一个像样的结局。” 

一片雪地,数点寒梅。这一年无奈的、遗憾的,通通覆在雪下。不必过度缅怀旧日,好事坏事终成往事。 

二零二零的十二月,给过去美好的结束,换一个诗意的开始。 

我独爱京城的雪后晴空。 

十二月,尽情用雪来款待吧。 

让那些人和事,在风中付诸一笑。 

十二月,最后的时刻,有美的结束,有新的开始。 

且相信:满含诗意的别离,人生向前是欢喜。 

十二月,茶汤暖屋。 

一夜北风紧,开门雪尚飘。 

白居易却拿出新酿的米酒,遥问友人: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。”

 

人之所以能够感到幸福,不是因为生活舒适,而是人间冷暖处,处处有人陪。

十二月,不怕寒夜漫长,德顺冰窖,有你,有暖炉热汤。 

十二月的京城,天空蔚蓝的让人炫目。

 

倘若你站在北京景山公园上,往下俯望紫禁城。你会看到,鳞次栉比的宫殿沿着一条隐秘的中轴线,成形结对般点缀在紫禁城两边。万里无云的蓝天,和庄重典雅的屋檐黄瓦,也沿着地平线,对称而平衡,这一切都显出一种秩序和稳定。

又恰逢几大拍卖行集体举行秋季拍卖,个人觉得嘉德拍卖的一把“黄花梨大南官帽椅”尤其惊艳。

 

当我们再看明清家具的椅子时,里面也有合宜的尺度,靠背流畅富有线条,扶手略有弯曲,都符合一个人体坐姿的规矩,一丝不差,一拍即合。希望我们都如这把椅子一样,立中国规矩,创造物之美。

十二月,冬日无恙。去已去,来未来,生命之于世界,天时地利人和。 

就像此时此刻,雪落梅开,炉红茶暖。 

谁能说二零二零的毕业不是诗意的别离,谁能说明日不是诗意的开始。 

愿这个冬天,用你我美丽的故事,挥手告别过去。 

十二月,写满了诗意的祝福:

来日无恙,你我安善。


(作者:EMBA毕业生 石硕)


联系地址

香港大学EMBA课程办公室 
港大经管学院
数码港道100号4座A区405室 


联系電話

香港:+852 3962 1219 
香港:+852 3962 1392
微信公众号:hku-emba

wechat

联系电邮

embaadm@hku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