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点滴

冲动一阵子,收获一辈子

2020 年 11 月 11 日

参加戈赛,成为港大首届A队唯一的女队员,无疑是幸运的。

在我将所有前期准备跟戈赛经历倒带复盘一遍后,更发自内心觉得,能不带伤地完赛,真正值得庆贺。

 

赛前:从C-B-A队的选择-----冲动的傻瓜

入学后,看到贺达、王洪涛、谢悦几位同学积极宣传戈赛(还找了专家来开说明会)并扛起了港大参赛的旗帜,我还在跟丁四哥说到时候看情况,如果没事的话是可以参加C队。

2020年的疫情,让一切原定的计划都变得不再能确定,想想后觉得把跑步作为一个长期目标倒是值得去坚持(毕竟身体好才是真的好)。这时,达哥作为港大参赛队长不停地在群里的宣传也起了效果,想着看疫情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,游玩活动既然搞不成了,戈赛也延期到10月,那我还是试试看,估计走个B应该问题不大。 

真正开始有计划的跑步,是从5月起,在这之前虽然断断续续有跑,但都是看心情,基本上跑不到5公里就打住(因为多跑会就喘)。参赛前的5个月准备期,在我爱人的陪伴下,我一周能跑2次,再经历了两次拉练(7月松山湖29+6公里,8月亚草赛36+12公里)后,按7分半的配速跑10公里也不觉得累了。 

戈赛报名截止是8月初,7月在东莞松山湖跑+走完29公里公路后,想着还有两个月,只要把跑量坚持住,完成B应该比较轻松。现在回想起来,代表港大报名参加A 队,我完全就是冲动,一方面达哥、洪涛一直鼓励大家报B和A没差别,反正都是要全程;另一方面,也是自己狮子座特性作祟,想着港大第一次参赛,我用B的实力去垫个A的底儿,也算有点价值。 

报完名后8月在内蒙的亚草赛,两天36+12公里的草原+坡地赛道,让我的腿留下了伤心里也留下了余悸,因为听说戈壁赛道比亚草赛难度大一倍。好在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,好了伤疤忘了痛是常态,调理了大半个月后腿稍好点,再想着自己是垫底的那个A,前面还有6个年轻人呢,只要港大保证有6人成绩就可以了,心也就放下了。 

9月开始,陆续收到参赛装备,开始安排去做运动平板检查,这又是一件令我犹豫的事情。第一次查结果显示阳性,在队里同步,东升大哥说阳性不能参赛,我一边愕然一边心里盘算着这是不是老天爷要让我借机退出?热心的洪涛替我问了赛事组委会说检查结果不强制,只要参赛选手自己心里有数就行。为让自己放心,又去做了第二次检查,这次是疑是阳性;加上我爱人的鼓励;就这样,我老老实实地踏上了去敦煌的飞机。。。 

总结:有很多时候我们所做的选择不是偶然,是必然。。。因为傻 。。。

 

赛中:痛并快乐的傻瓜

参加完点将仪式后,我开始有点焦虑了。

一是参赛院校多,二是名校准备充分;戈15是历届戈赛参赛人数最多的一次,共有3000多人参加。我暗想,咱们港大A队才7个,要是因为我的原因不能完赛或者没有成绩,那岂不是罪过太大? 

为了不掉链子,我做好了保存体力的准备,给自己定下了无论如何一定走完全程的目标,沙克尔顿杯,我为你而来。 

第一天体验日29.2公里,规则是所有参加人员不计完赛时间。 

11点左右发枪,大家有序出发,一路上ABCD的队员们欢声笑语,虽然队伍最后分成了几拨,但大家三三两两自我组团,一路用对讲机呼唤着了解着所在的位置,互相关照着在天快黑的时候到了营地。到营地一看,早到的同学们已经帮我把帐篷搭好,吃完饭大家开了个碰头会就各自休息;我自己评估了一下,虽然戈壁赛道是比草原赛道困难,但身体状况觉得还行,自觉第二天走完应该问题不大。

 

第二天比赛日开始,30.77公里。5:30吹起床号,6:30A队检录,7:00开始列队出发,要求A队在8小时内完赛。

当我在帐篷里翻腾了一夜没睡着,早上5点就开始起来手忙脚乱打包行李时,我心里暗叫糟糕,估计今天走下来够呛。果然,轮到港大A队出发号响,我们一队冲出去没有多远,我就跑不动了。为了不影响6人成绩,大家很有默契的达成一致,我一个人在后面走,等后出发的B队洪涛、家雄追上来陪着我走完。在洪涛他们追上来之前,有很长一段路是孤独的。当身边超过我的其他院校A队队员越来越多,慢慢地有些B队队员也超过了我之后,我的心情反而轻松下来了。一直走,争取不受伤成了我的目标;能不能在A关门之前完赛,我已经不去考虑了,我相信无论如何我能在B关门前完赛。当我和湖大A队一哥们一起冲线后,我发现离A关门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,天还亮着。 

当天晚上,我们所有队员们做了总结,重新制定了策略,第一保证AB队队员全员完赛,第二能跑出成绩一定要争取不在所有A队垫底。我因为感觉到左腿旧伤复发,请阿源帮我两条腿都打了肌肉贴,因为我知道,第三天是硬仗。还好,虽然这一晚在帐篷里照例翻来覆去,我好歹睡着了2小时。

 

第三天,第二个比赛日,33.74公里,要求A队8.5小时完赛;出发时间、顺序照旧。

因为前一天团队做好了分工,自己有了心理准备且没有了负担,出发后我发挥得不错,一直坚持着跑一段走一段,离跑成绩的A队队员们没有拉开5公里以上的距离。在快到一半的时候,我的腿开始出状况了,要不断地停下来拉伸才能缓解疼痛。在到补给点前约2公里处,遇到西安UTA的一个老戈,看到我痛苦地在路上拉伸,他热心地伸出了援手,帮我推拿了痛点,带着我走到了补给点。谢悦看到我,就激动地把我抱起来转圈,阿源也赶紧帮我按摩痛点;没过多久,洪涛也到了,我这才知道,家雄腿也受伤了,早上还去看了医生。洪涛为了鼓励我,先追上我了,家雄还在后面。 

后面的半程,路况复杂多变,风也起来了,一会热一会冷,口鼻得一直捂着,否则一会就是一嘴沙。到要爬一个陡峭的山坡时,我腿痛得实在不行了,路边的工作人员拿出了急救冰包给我敷上才觉得缓和了些,我一直休息等到洪涛再次赶上我才又开始前行,这个时候看到队友,心里才稳下来了。没过多久,家雄也追上来了,一问才知道他吃了止疼药不觉得腿疼飞奔而来。我们三个,每个人都带伤,吃着止疼片,互相用眼光关注着,相伴走完了全程。这一天,我花了9个小时完赛。。。没能在A 队规定时间内完成,但我在B的时间内走完了,天也亮着。 

这两天都是是先到的队友帮我搭好了帐篷,还帮我充好了气垫,我只需打开睡袋安睡即可。不同的是,今天风沙大,一进帐篷就发现到处都是沙,身体的伤痛加上这样的环境,让我第一次没换衣服没用湿巾擦洗,一头倒在了沙里呼呼过去了,这一回,我好歹睡了3小时。

 

第四天,最后一天比赛日,26.91公里,要求A队6小时完赛。B队先A队1小时出发,我们队发枪时我特意看了一下,7:15左右。

这路程是最少的一天,但对我却是挑战最大的一天。并不仅仅是因为伤痛,而是我很有可能碰不到自己的队员,我的手表没提前导入路线,我或许会迷路。 

我一直在盘算,湖大A队6人组在我们之后出发,如果我能跟上他们的话,应该不会走丢。因为前一晚加强拉伸了两次,腿伤有所缓解,为了以防万一带上了一板止疼药。出发后没多久,所有的A都超过了我,后面和我说加油的都是老戈和公益大使了。天还没大亮,视力也不好,呼出的气把眼镜都模糊了;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不要停不要停,前面影影幢幢的人和旗都是希望。已经记不清走了多久,过一个旗帜问一下几公里,平均按6公里补一次能量胶,确保体力不掉,保持着每公里12以内的配速,想着这样就能在关门前完赛。。。一路上,听着贺达们在报公里数,不敢时时回应,怕让他们担心,因而拖累整体成绩。所幸,在补给点我赶上了B 组的大部队;估计大家连走三天都累了,这时我心才安放下来,开始给大家报公里数。这一天,我独自走完,路上碰到好几位A+选手,还有幸和光华的夏斌同行一段到补水点。他是因为失温休息了2小时且眼睛有些看不见,才决定走完全程。我们一路行一路聊,发现大神是代表光华多次参赛,还拿过冠军。我独行到最后4公里的那一段,风景优美,砂石中冲刷出一道道小溪流,溯溪而走,沿岸的芦苇随风轻荡,让人心旷神怡。队友们提前经过了这一段,一直在给我提示溯溪不湿脚的路径,我全然不顾,直接淌水而过;脚入水感受到的那种清凉,就好像在体会玄奘取经路上的甘露。。。 

最后,我用了5:30分左右在A队关门前完成了比赛;虽然没能和其他港大队友一起冲线,但当我一个人冲线的时候,赛道两边其他学院的戈友们一起在为我加油。当我冲过终点,直接就跌入了队友们的怀抱,每一个拥抱都那么温暖,那么热情,这是团队啊。。。 

总结:我们要战胜的,不是别人,一直都是自己。

 

赛后:我们成为了我们---真正的团队

总结:完赛后队友们参加完光华的庆功宴,又一起做了分享,我由于第二天早班机加之实在扛不住了没去(原谅我的身体不争气),凌晨2点谢悦回来分享了部分内容,我想对港大的第一届戈们说:我们是最棒的,我们成为了我们,我们是一个团队。

 这个团队,就像谢悦说的那样,散是满天星,聚是一团火。

(作者:2019级EMBA学生 唐丽)


联系地址

香港大学EMBA课程办公室 
港大经管学院
数码港道100号4座A区405室 


联系電話

香港:+852 3962 1219 
香港:+852 3962 1392
微信公众号:hku-emba

wechat

联系电邮

embaadm@hku.hk